早报特约评论员 熊丙奇

  录取分数线一直是上海地区“领头羊”的复旦大学今年出现历史罕见情况:文科录取分数线直线下落至一本最低录取控制线465分,理科录取分数线也降至503分。

  今年上海的两所著名高校在本地的文科招生遭遇“冰点”,两校在上海地区的文科招生计划均出现缺额,其中一所缺额1名,另一所缺额3名,文科考生报考两校达到一本线即可录取。与此同时,安徽传来消息,今年北大等众多名校在安徽的投档线“沉底”,投档预测线也仅仅只是“一本”线。

  昨日,复旦大学发布本年度上海地区分数线。复旦大学副校长蔡达峰表示,录取分数线走低的原因有多种。

  虽然不少人表示对这一现象“看不懂”,但事实上,这是现行高考录取制度下必然出现的“大小年”现象。几乎每年在某个省市,都会有名牌、重点高校遭遇这种情形。

  值得注意的是,与复旦有相同遭遇的还有上海交通大学,其文科录取分数线与复旦持平,理科则为512分。

  在分批次集中按志愿等第录取的高考制度中,考生的第一志愿填报才是关键,因第一志愿填报失误而高分落榜,在每年的高考中屡见不鲜。为了增强第一志愿命中率,考生在考虑自己的实力与兴趣情况下,还需依据往年高校的录取分数,不断分析其他考生的报考走向。因此,如果一所高校去年录取分数高,那么今年报考的考生可能就少,进而录取分数低;反之则考生可能踊跃报考,录取分数因而飙升,不少考生落榜。

  复旦:文科面临招不满

  由于信息不对称,在现行

  据了解,今年上海地区报考复旦文、理科的考生分别为415名和1312名,报考人数较去年下降了一半,并创下新低。

高考录取制度下,填报志愿成为了博弈,无论在高考前估分填志愿,还是考后知道分数填志愿,均难以让考生预测其他考生的报考走向,“大小年”总是以不规则的方式出现———一年“大”一年“小”、两年“大”一年“小”、三年“大”一年“小”等情况都有发生。这一现象,既让考生万般无奈,也让招生学校无可奈何。

  今年复旦文、理科在上海地区的计划招生数为252名和876名,报考比例文科为1:1.65,理科为1:1.5。而在去年,招录比例则为1:2.66和1:2.04。

  因此,我国的高考制度改革,必须始终围绕增强学生选择权和学校选择权展开,只有增强学生的选择权和学校的选择权,才可能促使基础教育恢复理性,也才能让大学在竞争中产生危机感,并靠自己的教育质量展开生源争夺战。

  据介绍,今年上海地区报考复旦大学的考生考分达到一本分数线的,文科有251人理科则有1098人。按照文史类一本252人的计划招生数,今年报考复旦大学文科的考生将全部能录取。与复旦类似的还有上海交大。据介绍,今年上海交大文史类一本计划在上海地区招收83人,但上线人数只有80人。另外复旦大学与上海交大理科上线生同比也有所减少。

  总的看来,理想的高考制度是类似美国大学入学制度的双向选择的申请入学制度,但这一模式受众多因素的制约,在眼下的中国还难以做到。退而求其次的制度,是改等第志愿为完全意义上的平行志愿,平行志愿学校可以同时向考生发放录取通知书,通过多次录取最终完成志愿,但招生成本可能增加,招生周期可能拉长。

  上海财大:文科录取线居首

  再退而求其次的制度,是眼下江苏、浙江、湖南等的“平行志愿”录取,其原则是“分数优先,遵循志愿”。客观上说,这一录取规则可以有效避免“大小年”问题。虽然目前实行的“平行志愿”方式,每个考生依然只能收到一张录取通知书,而且这一制度会增强学校的不平等竞争,但可适当增强考生的选择权,降低考生和家长的填报志愿焦虑。以上这些方式,可以看作是中国高考制度改革的渐进发展方向。

  与复旦、上海交大不同,今年,上海财经大学在上海地区的文科录取最低分为497分,超出复旦32分,居沪上各校之首。理科录取分数线则为503分,虽然低于上海交大,但与复旦持平。

  当然,在增大考生和学校选择权上,近年来我国已经在少数学校推行5%自主招生以及自主选拔录取试点。从2006年起,复旦大学与上海交大各拿出300个名额,在上海地区以面试的方式自主选拔录取学生,考生可被两校同时录取,并自主选择。这种改革试点对于推进高考改革,有着示范效应。

  对此,上海财大招办负责人表示,近年金融市场活跃为财经类院校带来好生源。

  此外,香港地区高校在国内的招生,尤其是香港大学、香港科技大学等进行的自主招生,对内地高校产生了强烈冲击。香港大学今年在上海录取了32人,其中就有不少学生原本是以复旦大学、上海交大为第一志愿,有的甚至已经获得这两所大学的自主招生资格。复旦大学校领导表示,港校的招生也是造成“小年”原因之一。这从一个侧面表明,港校招生对内地高等教育发展带来竞争,起着不小的“鲶鱼效应”。

  而在采访中,早报记者也了解到,同济大学的房地产专业、华师大的金融学科也都出现了备受“追捧”的现象。

  在改革进程中,势必会带来利益的调整,但是,坚持增强考生自主选择权和学校选择权,是

  录取分数线走低原因有多种

高考招生改革必须坚持的方向。

  据了解,2004年至2006年,复旦、上海交大录取分数线持续走高,而去年更是达到了近年来的最高。

  更多高考信息请访问:新浪高考频道
高考论坛
高考博客圈

  对今年上海地区录取分数线走低,复旦大学副校长蔡达峰表示,可能的原因主要包括:

  特别说明:由于各方面情况的不断调整与变化,新浪网所提供的所有考试信息仅供参考,敬请考生以权威部门公布的正式信息为准。

  一、复旦今年实施招生改革,并率先推行取消校内加分,这使得许多原本成绩中等偏上的考生对报考复旦没有足够的信心,从而选择放弃填报复旦,转向其他分数线较低的学校;

  二、今年复旦继续推行自主招生。高考前279名学生已被复旦预录取。许多家长考生误以为,部分优势专业已完成录取名额已满,因此在填写志愿时放弃了复旦。

  三、今年包括清华北大等零志愿的高校纷纷扩大招生计划。另外,香港多所高校自主招生院校加强在沪招生的力度,而在这些被提前录取的考生中,很大一部分是以复旦为一本第一志愿的。

  虽然今年在上海地区的录取分数线走低,但蔡达峰强调,复旦大学不会因为今年的招生结果,改变已经推行的招生改革。“明年,复旦大学仍将坚持校内取消加分和自主招生的政策。”

  专家说法

  不是办学质量出现滑坡复旦始终是文科的“绩优股”

  对今年复旦、上海交大录取分数线走低,高考咨询专家熊丙奇教授指出,在过去三年的一本录取过程中,各高校最低录取分数都与办学层次、教学质量相对应。“复旦大学始终是文科的‘绩优股’,这次的‘跌’势,并不是学校办学质量出现滑坡,而是由我国高招录取规则决定的。”熊丙奇说。

  熊丙奇表示,我国高校录取新生是根据计划录取学生数及报考学生考试情况来确定录取分数线。由于信息不对称,考生事先不知道大多数人的报考方向,于是填报志愿成为一种博弈。考生往往因为某高校前一年录取分数低,就大量报考从而出现“大年”,或者因为前一年录取分数高不敢报考,造成“小年”。

  “几乎所有中国最好的大学都曾遇到过在某地第一志愿考生数不满,录取分数线仅为当地重点控制线的情形。”熊丙奇说。

  专家建议

  可以考虑先考试后填志愿

  在接受采访时,华东师范大学高等教育研究所所长唐安国教授表示,复旦、交大在今年高招中的遭遇,不是偶然而是必然,“这说明了现行的高招录取体系里的一些突出矛盾。”

  为此,唐安国教授建议,可以考虑“先考试后填志愿”,同时建立动态信息公开平台。

  对此,复旦大学副校长蔡达峰表示,现在填报志愿已成一种技巧。对考生而言,填报志愿时只有重视一个结果,保证一个结果,否则就会失去一个批次的机会。考生当不确定自己的分数时,宁可放弃最好的院校,保证自己的选择,否则有可能失去最好的机会。这种求稳心态,使许多优秀考生无法选择自己最理想的大学,对高校招生也产生负面影响。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