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省岳阳市中级人民公诉机关对产生在12年前的,判决被告曾爱云无罪

图片 1扫码关注考研圈微信

被久拖11年的湘潭大学“情杀案”昨天终于有了颠覆性的结果,曾被4次判决死刑的被告曾爱云,在昨天的复审中被最终判定无罪,“死里逃生”。

  • 教育考研栏目征稿启示
  • 2016全国高校硕士研究生招生简章
  • 2016年推荐免试攻读研究生申请指南
  • 2015中国大学研究生院排行榜
  • 读研究生这件事如人饮水 冷暖自知
  • 用人单位:如今博士不如5年前硕士

迟来的判决 曾爱云“死里逃生”

图片 27月21日下午,湖南省邵东县野鸡坪镇建新村,曾爱云从法院回到老家。
贾亚男 摄

2003年,湖南湘潭大学机械工程学院2002级研究生周玉衡遇害,时年26岁的曾爱云作为犯罪嫌疑人被警方拘押。之后,他曾收到过3份湘潭中院下发的死刑判决,一份湖南高院的维持死刑判决,以及最高法院的不予核准死刑裁定。而后被最高人民法院、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发回重审,也因此一直备受社会各界关注。

昨日,记者了解到,刚刚恢复自由身的曾爱云不认同法院对他“证据不足”而判决无罪的理由,已决定提出上诉,要求法院重新作出无罪判决。

昨天,湖南省湘潭市中级人民法院对被告人曾爱云、陈华章故意杀人案一审公开宣判:判决被告人曾爱云无罪;被告人陈华章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判令被告人陈华章赔偿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周自然、周清秀经济损失178142.8元。

7月21日,湖南省湘潭市中级人民法院对发生在12年前的“湘潭大学[微博]研究生杀人案”一审公开宣判:判决被告人曾爱云无罪,另一被告人陈华章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无期徒刑。

被害人家属不满判决 庭上哭闹

2003年10月,湘潭大学机械工程学院2002级硕士研究生周玉衡校内遇害。11月,同为该院研究生的曾爱云、陈华章两人因涉嫌故意杀人罪被逮捕。法院此前认定,被告人曾爱云因和死者周玉衡喜欢同一个女生李某,对此比较烦恼,并多次向好友陈华章表示想教训一下周。而被告人陈华章和周为同门师兄弟,因导师偏爱器重周,陈华章心怀嫉妒,遂与曾爱云合谋杀害周玉衡。湘潭中院2004年至2010年三次作出判处曾爱云死刑、陈华章无期徒刑的判决,湖南省高院维持过一次死刑判决,被最高法院发回重审。

昨天的重审,共有当事人家属以及部分当地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媒体记者和群众等50多名旁听者。

2013年4月17日,湘潭中院第四次一审本案,今年7月21日做出一审判决。按湘潭中院新闻发言人的解释,对曾爱云无罪判决的依据是:全案证据存在较多难以排除的疑点和矛盾,无法形成完整的证据锁链。根据《刑事诉讼法》第一百九十五条第(三)项的规定:“证据不足,不能认定被告人有罪的,应当作出证据不足、指控的犯罪不能成立的无罪判决。”

曾爱云的辩护律师钟致远认为,允许这么多当地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和媒体记者、群众到庭旁听,应该也反映了当地对这一案件的重视。

记者了解到,曾爱云和律师将就以上判决提出上诉。曾爱云认为,法院认定他无罪的理由是“事实不清、证据不足”,是错误的。请求上级人民法院根据《刑事诉讼法》第195条第(二)项:依据法律认定被告人无罪的,应当作出无罪判决的规定予以纠正,还上诉人的清白。

原被告曾爱云,被从看守所带到法庭时手腕上已不复见曾经戴着的手铐,只是人显得萎靡不振。

曾爱云说,相关上诉材料会于近日提交,他需要的是一份真正的无罪判决。

不到20分钟的复审,主要内容是法官宣读判决书。

曾爱云:我要的是彻底的清白

“判决书也只是宣读了主要内容,并不是全部。”
曾爱云的辩护律师钟致远说:“复审时间短,是因为之前准备充分,也就走个程序。”

获释

法官宣判后,原被告人曾爱云和现被告人陈华章并无太多表示,只有被害人的父亲当庭拍案而起,大声吵嚷,对只判处犯故意杀人罪的被告人陈华章无期徒刑表示不满。

外面的各种变化都跟自己没有关系

曾爱云不满“疑罪从无” 还要上诉

新京报:重新获得自由的这些天是怎么度过的?

对于“死里逃生”的判决,曾爱云也已表示并不满意,将继续上诉,原因是判决书中“被告人曾爱云犯故意杀人罪的事实不清、证据不足,指控的犯罪不能成立”,即对从法理上“疑罪从无”式的判决方式他无法接受。他表示自己属于无辜受害,应该明确宣布“无罪”,而不仅仅是“事实不清、证据不足”等。

曾爱云:7月21号出来,差不多一周的时间,做的最多的是见亲戚朋友,回到老家,好多人都来看我,大家都为我高兴。很多人都是10几年没见了,很多亲友见到我就掉眼泪,劫后余生的感觉。

曾爱云的辩护律师钟致远自2005年6月28日就接手该案。他表示,自己现在就要开始为曾爱云准备辩护状了。再开庭将属于再审后的二审,将在湖南省高院进行。

新京报:对你来说,哪些变化冲击最大?

还想回校完成耽误的学业

曾爱云:变化是天翻地覆的,建筑、交通,跟记忆中完全不一样了。我老家只是个山村,但是回村子那天,还是找不到家,新盖了很多房子,只能在脑袋里一点点搜寻残存的记忆。

宣判后,走出法庭的曾爱云显得疲惫寡言,面对等待采访的众多媒体记者不愿多说就匆匆离去。

所有变化都冲击我,外面世界的这些变化,自己这十几年是被隔绝在外的,所有变化好像自己都没参与、都跟自己没有关系,这最冲击人。

他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恢复自由身之后,自己肯定第一时间回家乡看望已经期盼他归家12年的母亲。

新京报:十几年被羁押的日子对现在生活有影响吗?

对于未来,他还没有做好打算,因为十多年过去了,社会变化很快,他觉得需要花很长时间学习和适应才能重新赶上时代的步伐。“我还是想回到学校,把学业完成。”

曾爱云:很明显的影响是睡觉,在里面的时候早6点起床晚上10点睡觉,天天一样。回到家里大家都很高兴,有时候夜里很晚才睡,但不管多晚睡,早晨到那个点儿非常机械地就醒,再睡不着了。

昨天下午,从湖南邵东县家乡赶到了湘潭的曾爱云表哥和舅舅,把曾爱云接回了家。

新京报:亲友们都说些啥?

相关新闻

曾爱云:说我变老了呗。年纪老了十几岁,那时候还是小伙子,这是很直观的。不过亲友们跟我说的最多的是,我很坚强,挺了过来。好多人看到我现在的样子很诧异,他们觉得应该更惨一些。(笑)

湘潭大学情杀案

申诉

2003年,湖南湘潭大学机械工程学院2002级研究生周玉衡遇害,时年26岁的曾爱云作为犯罪嫌疑人被警方拘押。该案初审法院此前认定,被告人曾爱云因和死者周玉衡喜欢同一个女生李某,对此比较烦恼,并多次向好友陈华章表示想教训一下周。而被告人陈华章和周为同门师兄弟,因导师偏爱器重周,陈华章心怀嫉妒,遂与曾爱云合谋杀害周玉衡。

一级一级地盼望,一级一级地失望

2003年10月22日至27日,陈华章多次到湘潭市中心医院、湘潭大学医院、湘潭市市立医院购得大量安定片。10月27日傍晚,陈华章来到与周玉衡共同学习的湘潭大学工科南楼308室,将事先准备好的安定片捣碎并溶解、过滤后投放于周玉衡的茶杯中,周玉衡来到308室饮用后出现药物反应。当晚19时28分许,曾爱云通过电话约周玉衡在湘潭大学图书馆前见面。

新京报:2004年第一次判处死刑时的想法是什么?

19时50分许,服药后头晕乏力的周玉衡在陈华章的搀扶下与曾爱云、李某见面,随后陈华章以周玉衡身体不舒服为由将周玉衡扶回宿舍。21时许,陈华章又以到308室听歌为由将周玉衡带到308室。

曾爱云:就觉得进了那个门,命就不是你的了。刚开始想,警察说我杀人了,检察院、法院在之后判案子的过程中应该能发现问题吧,但是都没有。

此后周玉衡在该室遇害。陈华章用一块绿色抹布简单清理了现场,并将抹布藏匿在该室南面墙的一壁柜内,将周玉衡的手机藏到电脑桌抽屉中。23时30分许,陈华章用周玉衡的手机卡分别给曾爱云、李某及周玉衡的室友发送了手机短信,事毕将周玉衡的手机卡连同剩余安定片丢弃。

所以第一次判死刑的时候,就是又无奈又绝望。但那时候因为总被审讯,对我来说也是无休无止的折磨,所以死刑判决出来的一刻,也有一瞬间想:死了也好,死了就没有痛苦了。

新京报:之后开始了漫长的申诉?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