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课前到书,人手一册”,在我国的教育界和出版界,教科书在开学前发到每个孩子手中是一项重要任务,但是在安徽阜阳、宿州、蚌埠、滁州、淮南等5个地市的26个县,近一百万初中二年级和初中三年级的孩子,不仅被换掉了原来使用的英语教材版本,还有一部分孩子根本没有拿到英语书。(《京华时报》9月2日)

新学期开学第一天,安徽滁州等5个地市的很多初中学生发现,自己领的新书里惟独没有英语课本。据安徽省教育厅红头文件显示,安徽省8月底决定改换上述5地市的初中三个年级的英语教材版本,因所涉教材量多达近百万册,教材供应商印刷、配送不及,导致出现上述结果。(9月2日《新京报》)

  开学前一周,安徽百万学生仓促换教材,为什么呢?对此,有关知情人一语道破“天机”——原来是新的教材发行竞争者排挤了原来的供应商,回扣重新分配导致换教材。

在兵法中,“临阵换将”乃一大忌讳。对于教育来说,“临课换书”同样有悖常识。首先,教材需求量巨大,仓促调整之间,印刷配送很难跟上,部分师生将面临开学伊始无书可用的尴尬;更重要的是,不同教材往往在内容设置、进程安排等方面存在很大差异,临时换书必然导致原先的教育教学秩序被打乱,给教师授课、学生学习乃至将来的考试组织都带来不便。因此,2005年2月教育部在《关于做好义务教育课程标准实验教材选用工作的通知》中明确规定:为保证学校教学工作的连续性,各市(地)每科教材一经选定,在使用过程中途不得更换版本教材。

  教材存在暴利,一直以来并不算什么秘密。虽然按国家相关规定,教材零售利润不得超过5%,但零售商利润远远超过这个点。前几年,教材出版业数次进入“中国十大暴利行业”的年度排行榜。对此,有人形容:“要发财,印教材”,“印教材就印钞票”。

既有教育理念的内在要求,又有上级部门的红头禁令,但安徽省教育部门依然坚持更换教材,哪怕距离开学已经不到一周。

  “关系也是生产力”,出版方若想获得暴利,就必须依附权力。所以,谁有权,出版方就将教材发行“返点”(回扣)给谁,已是流行多年的惯例和潜规则。当下的教材发行“回扣”“行情”是:出版单位一般会拿出20%利润中的5%~10%,作为有权力决定选用教科书的个人的回扣。一般一个省的教材配送的净利润在7000万~8000万元。据此计算,我们不难发现,教科书发行商每年支付的教材“回扣”堪称天文数字,而且吃过教材这块“唐僧肉”的妖怪也是不知其数。

“临课换书”的诡异,时间节点的蹊跷,不免让人对更换教材的内幕提出质疑。而知情人士的透露,恰恰验证了人们的猜测。

  安徽5个地市的26个县百万学生在开学前一周仓促换教材,堪称一本权力与垄断勾结的“活教材”,由此可见教材发行市场恶性竞争的汹涌涡漩,以及发行“返点”这个蛋糕的巨大诱惑与威力。

“教材发行都有‘返点’,临时换书就是因为出现了新的竞争者,排挤了原来的供应商。”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