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多数早教中心夸大事实,岛城绝大多数早教机构并没有经教育部门审批合格的办学资质

图片 1

近日,有市民反映,在他们为孩子寻找早教中心的过程中发现,大多数早教中心夸大事实,从业人员无相关资格证书,卫生状况不好等问题,同时,存在预付大额学费、中途不退费等“霸王条款”等问题。

幼儿早教一年学费超过万元 漫画 洪琥

7月21日上午,安庆市民胡先生向《安庆晚报》反映:他和妻子平时工作繁忙,疏于学习育儿知识。为了不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便想为孩子找一家靠谱的早教中心。在寻找过程上,他们发现不少早教中心夸大事实,将自己的教学成效吹得神乎其神,并存在预付大额学费、中途不退费等“霸王条款”等问题。

  一群只有6个月到3岁大的孩子,却在教室里上起了英语课,有的孩子需要家长站在一旁“连哄带骗”,有的甚至还穿着尿不湿——这可不是闹剧,而是发生在岛城一家以“培养婴幼儿高素质”为目标的早教机构课堂上,而这样的一套“高素质”早教课程上下来,学费需要上万元,比上大学还贵。

图片 2

  近年来,各种“婴幼儿早教机构”、“儿童潜能开发中心”遍地开花。但事实上,岛城绝大多数早教机构并没有经教育部门审批合格的办学资质,甚至没有一套从一而终的科学教学理念。但它们为什么一个个火了起来?除了舍得花钱的年轻家长的追捧之外,缺少法律法规规范以及相关部门监管,也是重要原因之一。

网络配图

  退费生疑惑

存在“霸王条款” 早教市场乱象丛生

  早教机构多是“咨询公司”

胡先生反映说,他和妻子都是双职工,刚满一周岁的孩子由奶奶照顾。“孩子的奶奶没有上过学,虽然能照顾孩子的饮食起住,但无法进行启蒙教育。”

  市南区的杨女士把18个月大的孩子送到一家早教中心上课,经过一段时间学习后,却发现上课无非是让孩子玩玩具和亲子游戏,跟在家里玩没什么区别,孩子各方面的进步也并不明显。

胡先生说,在他的身边,有一些家庭条件好的家长,将孩子送到早教中心,让孩子接受良好的“智力启蒙”教育。“我也想过送孩子到早教中心,不能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

  “刚开始报名的时候特别谨慎,对比了好几家,最后才选了这家名气比较大的,结果没想到教学内容这么没有新意。我觉得钱花得不值,教学环境也不好,老师很多时间都在维持秩序,根本没花心思教小孩子。”上个月,大失所望的杨女士打算办退学,结果遭到拒绝。

胡先生说,为了选择一所满意的早教中心,他利用休假日四处寻找,发现有的早教中心以智力开发为主,有的以技能学习为主,有的以兴趣培养为主,有的以习惯养成为主。“这些早教中心报名费都很高,一年有百余节课,平均每节课收取费用80元左右。不仅如此,还得先交费,如果在规定的时间内学不完,中途不退费。”

  “负责人跟我说,你要退款,得有个正当的退款理由啊,我就说孩子在这学不到东西,然后对方说早教也不是一时半会儿就能看出效果来的,时间长了自然就会出效果了。”当杨女士翻出当初签的协议书仔细看了下,却发现落款单位不是“某某早教中心”,而是“某某教育咨询有限公司”。

“另外,早教中心的老师教学水平也让人不能接受。”
胡先生说,有的老师文化程度不高,没有经过专业培训。“还有一些早教中心没有悬挂卫生等相关证照。这些早教中心场地设施、环境卫生等都达不到相应的标准。”

  早教机构咋成了“咨询公司”?采访中记者了解到,实际上这并不是个例。由于没有教育部门的监管和指导,青岛市绝大多数从事早教的机构都只是在工商部门注册登记过,而且大部分是以“教育咨询”的名义登记注册的,并没有办学资质。

“将孩子放在这样的早教中心,我实在放不下心。”胡先生说。

  学习费用高

缺乏行业规范 卫生状况不容乐观

  一年收费堪比上大学

对于胡先生反映的情况,7月22日下午,我们走访了市区一些早教中心。在人民路一家早教中心,没有看到卫生、教育等部门发放的相关证照。同时也注意到,这家早教中心在室内铺设了大面积的垫子,工作人员穿着鞋子,从垫子上走来走去。

  记者走访岛城近10家早教机构,发现各类早教班一般是45分钟一节课,一套课程设计都是为期三个月,也有半年或一年,价格收费从980元到1998元不等,最高的几套课程年收费甚至上万元。各家机构的每套课程数量也不一样,像阳光贝贝一个月安排12次课,一个季度可以有36次课,而华夏爱婴一个季度只有24次课,平均下来各机构每节课的价格差异也相当大,少的有30元/课,多的有83元/课。

“早教中心老师有无相关资质呢?”面对我们的“咨询”,这家早教中心的工作人员称,他们这里任教的老师一般都是本科或专科毕业,有的是幼师专业。“经过业内婴幼儿早期教育培训后,再上岗任教的。”

  一般来说,家长不会单纯地给孩子报一个班,而是会综合考虑一起报好几个班。在某早教机构的咨询现场,记者见到了为孩子报名的家长黄女士,经过一番咨询,黄女士为宝宝挑选了亲子类的奇奇A班、科学类的蒙氏感官班和音乐类的妙士多音乐花园班三个班。

“任教老师的业内培训,相关部门是否认可呢?”对于我们提问,这名工作人员没有回答。

  “我们也知道要从小培养孩子各方面的才能,除了能学习还应该懂点艺术。”黄女士算了一笔账,亲子班一个季度1000元,蒙氏感官班和音乐花园班一个季度各1500元,这样算下来,孩子三种课程上完一年的花费就在16000元,比上大学还贵。

在安庆开发区一家早教中心,我们同样没有看到室内悬挂卫生、教育等部门发放的相关证照。进入室内,通常要换鞋,但在这家早教中心,孩子家长可以穿着鞋到处走,有的孩子小手直接接触墙壁和地面。

  究竟学些啥

对于一些早教中心的场地设施、环境卫生等问题,安庆市卫计委有关工作人员在接受采访时说,之前,他们对市内一些早教中心的卫生进行过检查,发现有的早教中心没有建立卫生制度,卫生状况不是很好,需要改进的地方也不少。

  六成家长不懂啥是“早教”

何先生还告诉我们,他曾经给孩子报了早教班,那就是纯玩,基本上没有什么效果。

  尽管学费不菲,但还是有许多年轻家长争相将宝宝送进早教中心。记者在调查中发现,岛城几家大规模早教机构都设有几十个班次,各时间段的班额几乎全满,而一家早教中心墙上贴着的下一学期班级简介表上显示,20多个班也都满员了。

采访中还了解到,由于处于监管的模糊地带,不少早教中心都存在对其教育产品随意定价的行为,与家长签订的合同,更是存在单方制定。

  记者走访了5家早教机构,采访了20位家长,在面对“如何针对孩子的情况因材施教、开发早期智力”这个问题时,有13位家长表示自己煞费苦心却仍找不到答案。这么小的孩子到底能学到什么?多大的孩子应该开始接受教育?接受早教的孩子真的比没有早教的孩子聪明吗?面对这一系列问题,很多年轻家长只是频频摇头,他们重复得最多的只有一句话:不能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

政协委员:规范管理是当务之急

  在某早教中心休息大厅,记者询问几位送孩子来上课的家长:“孩子在这里学有效果吗?”一位男士无奈地说:“不知道,只知道这里是最贵的。当初跑了好多家机构,这个理念那个教法的越看越糊涂,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管用。”在采访中,六成以上的家长都有类似的看法。

迎江区政协委员汪玲经多次调研,写下了《关于规范早教市场的建议》提案。

  ■疑问

汪玲告诉我们,一些早教中心为投家长所好,忽视教育的科学性,随意编制课程。对2—3岁婴幼儿开设“数学”、“英语”等课程,拔苗助长,违背孩子正常成长规律。

  80后家长三问早教市场

汪玲说,像我市一些营利性早教中心,规模大的每小时收费100元以上,带有“双语”特色的每小时收费甚至超过150元。收费完全由早教机构“内部确定”。“这些早教中心和家长签定的格式合同存在倾向性的‘霸王条款’。比如合同一旦签订,学费缴纳后,即便是中途退学,也基本没有什么理由退回学费。”

  记者采访发现,岛城各大早教机构的在读孩子其家长多是80后,他们重视孩子早期教育,也舍得为此花大价钱。同样,对于早教市场出现的怪现状,他们也大胆地提出了疑问。

“早教师资整体力量薄弱。”汪玲说,目前安庆大多数的早教从业人员无相关资格证书,致使每个早教机构都自由发挥,自编教材和课程。“至于教授内容的科学性和合理性,无从考证。”

  教学效果谁说了算

汪玲说,安庆的早教市场目前存在一个“怪现象”,即早教培训机构都通过工商部门进行注册,而不是到教育部门去审批。其原因是,到工商部门注册的门槛要低于到教育部门去审批,尤其在师资、教学内容等方面,工商部门难以对其进行专业监管。

  “我真没看出有什么效果,孩子还是那样 ,贪玩贪吃,喜欢的东西一定要抢。”孩子不满 2岁的金女士想法很简单:周围朋友的孩子都上了早教课,自己孩子要是不上,心里不踏实。在对比了很多家早教中心后,她选择了一家广告做得最多的机构,不过她发现,早教机构教得咋样 ,教育部门并没有统一考核或参考标准,这让她觉得钱花得有点不踏实。

“让孩子在这样的培训机构上课,家长不放心。”汪玲说,正是缺乏专业的监管,才使得部分早教机构的教学质量难以得到保证。“课程价格高、从业人员无证上岗、缺乏相关部门的约束和管理等,成为当下早教机构发展的种种乱象。”

  师资力量如何把关

汪玲委员为此建议:为规范幼儿早期教育市场,建议明确教育部门对于早教中心的设立、收费、教育标准、师资质量、安全设施方面承担审批监督考核责任。严格执行所有早教机构都必须经教育部门审批备案方可营业的准入制度,坚决打击以商业机构名义在工商部门注册,逃避教育部门监管的行为。同时建议教育部门设立专门的早教监管办公室,负责日常监督考核和接受群众举报。“还要加强政府部门对早教市场的监管力度。工商、物价、消防等政府部门需要肩负起对早教机构日常运营的重点监督责任,共同促进我市早期教育事业的健康规范有序发展。”

网站地图xml地图